盛世彩票 > 原创帖文 >


《圣经》是绝对真理吗?——《闲读圣经和论语》
经常听到一些基督徒把《圣经》宣称为是绝对真理,任何人如果对《圣经》有一点批评,立刻会遭到他们的臭骂。以前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些素质低下的愚昧的基督徒在无理取闹,现在才知道,原来把《圣经》当成绝对真理的错误思想正是《圣经》作者灌输给他们的。《启示录》中写到: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成的事指示他的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豫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 ”(启1,1~3)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豫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豫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豫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启22,18-19)

《圣经》的话就是神的话,所以这些话是不能添一点也不能删除一点,更不允许有丝毫修改,否则将遭到神的惩罚,而相信这些话的人将有福。“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盛世彩票手机版(可16,16),也就是说,不但对《圣经》进行修改的人将遭到神的惩罚,就连不信《圣经》的人也将被定罪。只因为不相信一本描述半野蛮、半开化民族生存状态的宗教故事的《圣经》就要被定罪,还有比这更霸道的事吗?

《圣经》是2000多年前的古人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当时对人类社会的认识能力写出来的东西,这只能代表当时的犹太人对人类社会的认识水平,这样的认识水平显然不可能成为永久的真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真理能力的提高,当时被认为是真理的东西现在被证实是错误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

人类社会也正是通过一次又一次对真理的探求和对错误的否定的过程来实现持续的前进和发展。事实上基督教本身就是在对犹太教否定和修正的基础上产生的。《新约》也是在对《旧约》的否定和修正中产生的,今天的绝大多数基督教会的许多理论依然是在对《圣经》的一些内容进行否定和修正的基础上产生的。

《圣经》的作者将自己写的书当成不可更改的绝对真理,并以此作为衡量世上一切是非的唯一标准。这样的原则是非常霸道、非常野蛮、非常独裁、非常愚昧、非常不科学、也是根本不可行的,尤其在一个文明、民主、科学的时代,更是注定要被唾弃的。正如一位宗教研究者所说的那样:

“宗教的基础是‘信仰’, 而‘信仰’从心理上来说意味着‘放弃’, 也就是‘放弃’独立思考。要是真有神(泛指的‘神’)的话,他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应该是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想这段话用来评价《圣经》这本宗教书是最适合的,因为一部《圣经》从头到尾翻来覆去所要表达的就是一个意思:

“放弃人的一切独立思考,绝对地盲从神的启示。”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宗教都是要求人类放弃独立思考能力,比如佛教就非常鼓励人们的独立思考,根据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的醒尘的《佛教文化》一文的资料介绍,古代印度的佛教徒经常舍命辩经,宣称“若能驳倒一条的,甘愿斩首认输”。公元641年,当时在印度学习的大唐玄奘法师也在印度戒日王在曲女城举行的印度佛教史上最大的一次论辩大会上以一篇《破恶见论》与到会的数千高僧进行了辩论,同样承诺:“若能驳倒,斩头相谢”。

印度的传统文化与哲学思辩精神即是在这种自由的论辩气氛中不断发扬光大的。即便在今日中国佛教中,依然有一种“辩经”的功课。

关于《圣经》是否有错、是否可以修改的问题,美国的基督徒似乎比中国的基督徒要开放得多,比如说,第三任美国总统杰佛逊就曾经为使基督教在非基督徒国民中也引起共鸣,以有助国民的道德建设,杰佛逊自己编著了一部《杰佛逊圣经》,删去了关于耶稣的神迹的故事。因为他担心神迹的部分会引起社会非基督徒对基督教说教的抵抗。

杰佛逊总统删改《圣经》当然只是他个人的行为,并不能代表所有美国的基督徒,但是从他的这个行为中最起码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也是有勇气承认《圣经》中有错的。所以中国的基督徒如果还坚持《圣经》是神写的,句句是真理,恶意攻击一切批评《圣经》中缺点错误的言论,只能是汲取了《圣经》的糟粕、而抛弃了《圣经》的精华,只能落得一个东施效颦的下场。

《论语》也被儒家思想推崇为经典之一,但儒家从来不把《论语》当成是绝对真理,不把《论语》当成是衡量世上一切是非的绝对真理标准,更提醒弟子不要总以真理拥有者自居,更不要以为自己总是对的,相反,孔子提醒弟子始终要虚怀若谷,随时向别人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7•22』

儒家思想这样的信念让弟子始终处于一种虚心、开放、兼容、更新的状态,就不会犯绝对盲从、固步自封的错误,在《论语•里仁》中还明确要求弟子: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里仁⒋17』

意思是说,“见到好的、正确的、先进的、优秀的,就要向这些看其,见到不好的、错误的、落后的、低劣的,就要反省,引以为戒。”

孔子从来不强盛世彩票开户 求任何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坚决杜绝四类毛病,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尤其是孔子从来不觉得需要把自己的观点绝对化、真理化,甚至觉得真理根本不需要多说,孔子在《论语•阳货》中说: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阳货17.19』

意思是说,“天说了什么呢?但春夏秋冬四季照样运行,万物照样生长。天说了什么呢?”

有必要硬把两千年前的《圣经》中的那些陈旧观点都当成真理来迷信吗?